今天是Facebook国会听证会的第一天,小扎,很煎熬,换下标志性的灰衬衫和牛仔裤,系上领带,穿上西装,这是他生活中为数不多西装革履的时刻。 他的这身装扮,被媒体讥讽为“I'm Sorry Suit”。 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门口,迎接他的是上千块身穿印有“fix Fakebook”灰衬衫的“小扎”人形立牌。 距离2004年,小扎第一次接受电视采访,已经过去了14年,今天的Facebook已经成长为全球用户数量超过20亿的,超级社交巨头。 2017年,小扎在哈佛大学第366届毕业典礼上 今天,身着与一年前相似西装的小扎,出现在国会听证会现场。 然而今昔非比。 现在大概是Facebook成立以来,最性命攸关的时刻。 毫无疑问,8700万用户数据泄露丑闻直接导致了小扎今天被架在火上翻烤。Facebook掌握海量用户数据,它在用户数据管理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是庭审的核心问题。 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利用调查APP,在未经Facebook用户同意的情况下,非法收集和利用了8700万Facebook用户的隐私数据,并将之运用在川普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 一系列尖锐的问题铺面而来: 你为何不早告诉用户他们的数据被非法利用? 问题答案也许令人震惊,早在2015年Facebook就已经了解到Cambridge Analytica从Facebook授权的APP开发厂商手中购买用户数据,Facebook默默采取了行动,仅是要求Cambridge Analytica和授权的APP开发厂商停止使用并删除掌握的用户数据。 此后,Facebook再也没有关注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情况,直到事情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波及8700万用户,事情再也掩盖不住,爆发出来。 还有多少个Cambridge Analytica隐藏在暗处? 大概还有上万个可以获取用户信息的APP吧。是的,Cambridge Analytica也许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Facebook正在全力排查每一个2014年前出现,有机会获取Facebook用户数据的APP。 早在2011年,Facebook就曾因用户数据的安全性问题受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指控,F.T.C指出Facebook欺骗了它的用户,用户数据的安全性和隐私性都未得到保护,甚至被肆无忌惮的分享给第三方,甚至被公之于众。面对指控,Facebook最终与F.T.C达成和解,将采取多个步骤确保用户数据泄露问题不再发生,这些措施中包括,在征求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使用数据,同意用户有权清楚的知道自己信息的安全状况等。 很显然Facebook并未将2011年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的爆发,再次印证了F.T.C曾经的指控。 然而这次,Facebook很难轻易脱身,根据F.T.C的最新政策,Facebook将面临天价罚款,为每个被泄露的账户信息支41,484美元罚款,嗯...那8700万用户,总计将达到36,000,000,000,000,000美元。 听证会的第二大焦点,围绕Facebook在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竞选中的慢动作和不作为。 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俄罗斯军方注册了成百上千个身份虚假的Facebook账号,发布反对克林顿竞选总统的言论,疯狂灌水。一时间,Facebook用户被“反克林顿”以及“克林顿丑闻”的信息刷屏。 动作慢悠悠的Facebook,直到竞选结束的10个月后,才“表示发现”平台中存在大量被俄罗斯操控的虚假账号。Facebook的慢动作和不做为导致1.26亿Facebook用户受到了干扰。 小扎在今天的庭审中,明确承认了Facebook发现和采取阻止措施的动作“太慢”、“非常失败”、“是自己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在用户数据泄露丑闻爆发前,《华尔街日报》曾发表一篇文章,标题触目惊心,扎克伯格的困境:当Facebook的成功对社会产生危害,直指虚假新闻问题。 然而,诞生在小扎大学寝室中的Facebook,发展变化的速度太快,以致于逐渐脱离了小扎的掌控, 小扎承诺Facebook将雇佣更多负责内容审查的员工,全力消灭流传在平台上的虚假新闻。 2016年,Facebook的一位前员工声称Facebook内部故意打压有利于保守党的言论,故意删除支持川普的言论。 小扎并未正面回答,没有明确表态Facebook确实是一个政治立场中立的社交平台,但“我尽己所能确保Facebook是一个所有人可以放心、大胆、自由表达意见的平台”。 将自己定位为自由的社交平台的Facebook,自由是否只是“少数人”的自由,表达的是否只是“少数人”的观点呢? Facebook长期以来被谴责是滋生、宣传“圣战主义”的平台。上周,反极端主义组织(Counter Extremism Project)再次指责Facebook在缅甸暴力事件发生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Facebook成为极端主义者表达自己种族宗教愤怒、歧视和挑衅言语的地方,尽管小扎表示Facebook迅速采取了遏制留言发展的行动,但为时已晚,流言等负面信息早已传播开来。 Facebook的未来发展取决于三方的态度,政府、广告客户以及用户。 政府会否剥夺Facebook自由发展的权利?将之放在严格的监管之下?美国会不会学习欧洲政府,出台严格监管用户数据的政策? 一切还是未知,并且大多数人认为,政府对Facebook的态度将会十分暧昧,也许不愿意对Facebook 进行深入调查。事实就是,Facebook的政治献金支出高达1150万美元。总统竞选中,小扎本人也是一名慷慨的捐赠者。 此外,Facebook广告收入中的很大一块来自政治竞选中各党派在Facebook平台上投放的广告,深入调查Facebook的广告收入将不可避免的涉及对美国政治竞选经费制度的讨论,而这个话题正是很多从政者不愿意面对的。 目前Facebook免费为用户提供服务,Facebook收入的大头来源于广告收入,并且Facebook的广告收入呈现迅猛增长的势头,年增长速度超过45%。 面对最近丑闻缠身的Facebook,广告商会不会因此拒绝在Facebook平台投放广告?从目前的情况看,仅有非常微弱的迹象显示广告商将会减少购买Facebook的广告席位,同时新广告商的进入或许会进一步弱化丑闻对Facebook广告业务收入的影响。 资本市场的反馈更加积极,小扎今天出庭的新闻,直接拉动股价上涨了5%。 但是,对Facebook来说,最致命的打击莫过于失去用户的信任,出现用户大规模流失的情况。 删除Facebook账户,离开Facebook,这将是Facebook发展的最大危机。 今天的小扎万众瞩目,在听证会现场发挥出色,表现力爆棚,许多人对他的回答十分满意,Facebook用户流失的危机似乎正在淡去。 然而事情真的会朝着光明的一面发展吗? 对Facebook来说,小扎今天的出色表演,或许能在一时稳住用户的信任自己,但用户的底线始终没变:我的数据要被安全妥帖的存储,我要知道自己的数据被用在何处。 只有真正将用户信息的管理过程透明化,给与用户控制自己信息和数据的全部权利,才能赢得用户的真正信任。任何隐瞒行为,都有纸包不住火的那一天,用户也许愿意原谅一次、原谅两次,但他们还愿意原谅第三次吗? 今天的小扎独自面对44位国会议员,他是其中唯一一位来自硅谷,来自科技行业的人士。 Facebook其实只是硅谷科技公司存在的数据使用问题的一个缩影。 Uber,存储着你打车往返家和公司的路线,猜得到周末的晚上你身在何处。 谷歌,忠实的记录着你搜索的全部关键词,更别提谷歌地图对你行踪的全面掌控; 苹果,知道你的运动和健康数据,去了哪里、爬了几层台阶; 领英,你的每次工作变动,他全部心中有数; Yelp,可能比你爸妈都了解你爱吃什么; Venmo,直接监控了你的金钱来往; Amazon,你买了啥、想买啥它都知道,默默地就完成了精准营销。 是的,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的真实模样。 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被一组组不同APP和不同科技公司掌握的数据描绘出来,而这些掌握了并且在不停地利用我们数据的科技公司渐渐变得像神一样了解我们,引导我们。 《经济学人》中一篇报道小扎出庭的文章开头讲了一句话“With great corporate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公司越大,肩负的社会责任也越大。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拥有强大力量的科技公司们,有对我们这些用户负责任吗? 这不仅是今天在听证会上的小扎需要回答的问题,也是每一个科技公司需要回答的问题。 -END-